忘不了,家乡年的味道!

今天就是元宵节了,春节就要接近尾声了。居家隔离的我们,今年无法回老家过年,但梦里的家乡新年,是萦绕在心头、挥之不去的吃的味道。

我的家乡,在河源市的一个小县城里。我一直把县城比作一口锅,县城就是温暖的锅底,而锅边就是绿树掩映的高山。随着经济的发展,锅边的高楼大厦越来越多了。

一条长长的河把县城分成两半。河的上面有7座形状各异、名字诗意的桥。如“飞凤桥”、“彩虹桥”、“和平桥”、“情人桥”、“西门桥”、“阳明桥”等。

每一座桥都留下了过往路人的足迹,每一座桥都承载着维系两边的重任。

“情人桥”的两端,有一间间特产店和一个特产市场。年前,各种各样的吃货玲琅满目、摆满了店铺和市场。

有香辣可口的牛肉干、香脆爽口的铁勺饼、黄灿灿元宝状的“金疙瘩”、圆溜溜胖乎乎的“油果”、香酥脆口的炒米皮或炸米皮、厚重糯香的黄�{(特色年糕)、咸香可口的酥脆花生……数也数不过来,在这里逛一圈,不尝点、不买点吃食是不可能的。

“和平桥”的一端,是一间间水果店。不管年前年后,水果店都摆满了水果。不过水果更多的是住进了漂亮喜庆的盒子里,等着被人提着去看望亲朋好友。

即使在过年,我们家乡特有的猕猴桃也会出现在果架上,等着吃了上火美食的主人,把它们领回家帮忙降火。

“和平桥”的另一端是“牛杂”一条街。这些店里的牛肚胱、牛杂等味道很牛,风味独特有嚼劲,是大家的宵夜首选。

每年过年,约上一帮从小玩到大的伙伴,在热闹牛哄的店里,叫上几碗滚烫热辣的牛肚胱,一边热聊一边大快朵颐。

吃是过年不变的主题,不管是年夜饭,还是和亲朋好友的聚餐,在过年显得尤为重要。

除夕夜,家家户户灯火通明,人头攒动、欢声笑语。桌子上摆满了各式美味佳肴。年年有余的鱼、富裕吉祥的豆腐、反正各种鸡鸭牛羊肉、瓜果蔬菜,让人不知吃什么好。

其实,吃完了各种小吃的我们,面对一大桌子菜肴,心里更多的是满足。每一个盘子、碟子装满的是父母的爱。大家围坐在一起,欢声笑语和杯觥交错中,空气中涌动着的,就是年的味道,爱的味道。

年初一吃过早饭后,大多数家乡人选择去爬公园,为啥公园要爬着去呢?因为我们的“东山公园”也在锅边,依山而建。

沿着一级级的石梯往上爬,累了就歇会,看看四周的风景和上上下下的人,继续往上爬。

爬上平坦宽阔的山顶,第一件事是买根甘蔗吃。很多阿姨或婆婆早早就爬上了山顶,放好了箩筐、甘蔗和甘蔗刀,等着爬山的我们来光顾。

过年时的甘蔗,汁多甘甜,握一根在手,一边嚼,一边把甘蔗渣放进小袋子里,还一边与相熟的朋友打招呼。

吃完甘蔗,心满意足地站在山顶,俯视着下面像在锅底一样的县城。中间密密麻麻的只有5、6层高的房子挤挤挨挨,一条贯穿南北的河流硬是从中间撒欢出来,带来一座座形态各异的桥。

桥上像蚂蚁一样的人,好像也望着公园这边看。就如我在桥上走时,也会忍不住往山上看。

现在我们这个小县城的锅边越来越宽了,高楼大厦不断在锅边崛起,给这个处在锅底的小县城带来不一样的肩膀。

一切都在变,但家乡的味道不会变。虽然今年因为疫情回不去,但家乡十五的汤圆一样甜美。

今天元宵节了,节日就要结束了,生活还是要继续。在乌云密布和凄凄冷雨中,愿大家吃好喝好,保存体力继续战斗!